庭院剧场在昆明渐渐兴起


抒发爱国情怀、再现金戈铁马、表现儿女情长……当夜幕降临昆明,劳碌了一天的人们奔向何处?或回家,或三五好友相聚,或观影唱歌喝酒。

近几年,一种新的文化生活在昆明兴起,它们立足于城市中的传统小庭院,为市民提供话剧、音乐剧、音乐会、非遗展示、党建题材方言剧等丰富的艺术生活。它们,就是以莲花池庭院剧场、南强街88号院、马家大院等为代表的庭院剧场。

近日,在昆明的庭院剧场,感受这些坐落于喧嚣繁华中的别样文化活动空间。


莲花池庭院剧场

原创庭院戏由此诞生

莲花池,据史料记载源于唐代,到了明朝初年是“滇阳六景”之一,有“龙池跃金”的美誉。一度曾因环境污染而失却了往日的光彩。2006年12月20日莲花池片区拆迁工程启动;2007年8月,莲花池公园开工建设,至2008年9月29日开园,整体重建历时1年多。

记者来到莲花池公园,远远就听到载歌载舞的声音,慢慢走近,见到一栋房子掩映在绿意满园的美景之中,跨过门槛见一长方形水池,迎面是云南戏剧原创示范实验基地、云南戏剧人才引进培育基地等基地挂牌,接着一长排戏剧名家展示,有导演、编剧、作曲家、策划人及演员等,两侧是莲花池庭院剧场的介绍和历史。

莲花池庭院剧场创始人、云南中威民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邵筱萍说:“庭院剧场是我命名的,那是10年前了,那时国内还没有叫庭院剧场的。”

她说,莲花池公园建好后交由云南中威民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管理,前两年公司一直探讨如何在作为历史文化名园的莲花池呈现文化。后来,公司跟有关部门提交报告,希望在莲花池公园增加能开展文化活动的场所,最重要的就是要建立剧场。

2010年,剧场搭建完成,她邀请中国戏曲学院历任副院长周龙一行来昆明,周龙看了剧场后很喜欢,就把手头上的剧目《还魂三叠》作了修改,让人物更加鲜活,表演形式也不限于舞台上,走下了舞台,走到观众身边。周龙团队在这里进行了第一次演出,共演了两场《还魂三叠》。

周龙问邵筱萍:你请我们来,你也不做任何的商业,你图什么呢?

邵筱萍说:我只是想证明在庭院里能演戏。

“为什么叫庭院剧场?因为这里有庭有院。”邵筱萍说

“庭院剧场”这个名字,周龙也觉得很好。为此,邀请周龙一行和云南省相关领导、专家开了个座谈会,商讨如何打造精品剧场、实验剧场、庭院剧场,如何用戏剧的艺术形式讲好昆明故事,原创庭院戏由此诞生。


创作10部剧演出数百场

邵筱萍说:“云南,特别是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昆明,有讲不完的故事,无非是用什么方法去讲。”她作为一名女性,剧场又在莲花池公园,于是首先就想到了陈圆圆。据记载,吴三桂选中这里兴建“安阜园”,作为宠妃陈圆圆住宅,这里曾有陈圆圆的梳妆台,因与历史名人吴三桂、陈圆圆有重要关联,莲花池成为昆明自然风景与人文地理的“双料胜地”。

于是,她再次邀请周龙教授率领艺术家联合创作《圆圆曲》,从2011年10月着手,到2013年才排练,一直到八月份排练成熟。邵筱萍说:戏剧既要忠实于历史事实,又要表现陈圆圆作为一名女子的情感变化,还要让剧目具有现实意义,这对剧组主创人员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。

2013年8月份,首部庭院戏剧《圆圆曲》在莲花池庭院剧场首演,演出非常成功。从首演到现在,《圆圆曲》已经演了150场,中间没有修改过剧情。她说:“创作是非常严谨的事情,一开始的定位很重要,原创剧目主创人员尤为关键。我对这方面从来都是很重视的。”

2011年,云南中威民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投资电影《无问西东》,2012年拍摄,2018年1月12日终于迎来了首映。一次又一次的观影中,邵筱萍对西南联大那段历史的了解不断加深,她深深被这段历史所感动。恰逢云南师范大学要举行“西南联大在昆建校暨云南师范大学建校80周年”校庆活动,她又大胆提出创作一部反映西南联大历史的剧目。云南师范大学80周年校庆期间,情景剧《联大往事》首演,并获得了极大成功。这部剧作为爱国主义教育题材剧目,很多单位包场来看。她计划今年再创作大型舞台剧《联大往事》,赴清华、北大、南开等高校巡演。

至今,莲花池庭院剧场已创作了《圆圆曲》、《兰羽恋》、《四美离歌》、《联大往事》等10余部剧目,共演出数百场,涵盖了京剧、昆曲、越剧、滇剧、花灯、话剧等庭院戏剧,丰富了市民的文化活动,获得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赞誉。同时,庭院剧场还支持黄思思、张原等年轻人联合创作了庭院历史剧《滇都斜阳》,支持云南艺术学院教师杨洋创作了庭院历史剧《唐宫深处》、《露茗》等;与云南艺术学院等合作,把莲花池庭院剧场作为培养戏剧后备人才的地方。


邵筱萍:

戏剧文化的浸润,会让城市更精彩

可以说,是莲花池庭院剧场开创了庭院戏演出的先河,引领了昆明城市文化的风潮。

邵筱萍说:“我一直觉得,昆明一定要有能够影响到全国,乃至全球的事件,然后围绕这个事件去发力,才能够带动城市文化、旅游的发展。昆明的剧院、小剧场里不讲昆明故事,那就失去了一个宣传阵地;我们的目的是要讲好中国故事的云南篇章·昆明篇章。”

她建议,要不断挖掘昆明历史文化故事,创作小剧场演绎方式,逐步培育精品文化艺术市场,持续性、常态化演出,继而成为城市旅游的一项内容。城市小剧场建立的意义在于,一方面可以让观众通过亲身体验,感悟历史与时代的变迁,了解城市和历史背后的故事;另一方面,让不同形式的剧场成为外来游客了解昆明的打卡点。

建议相关部门组织专家、学者与专业人士,以及相关文化企业,共同围绕戏剧文化与城市融合发展这一主题展开深入研讨,制定相关政策。

发展放大戏剧和城市受众的外延,通过新媒体的传播,打破场地的限制,形成新的场景和新的视角。支持鼓励从事戏剧文化创作、演出的相关企业及相关人士,积极引进专家及培养一批批年轻的戏剧创作人才。

出台相关扶持政策,成立文艺创作基金,创作出更多书写时代的精品佳作。让戏剧演出形成常态化,赋予城市新竞争力和新生机,城市和戏剧同构,让戏剧文化不断促进昆明历史文化名城效应及城市旅游影响力。

戏剧,正越来越融入现代生活,与城市并肩前行、融合发展。戏剧文化的浸润,会让城市更精彩。


八十八号院

首创党建题材方言庭院剧

在南强街上,也有一处庭院剧场,这就是南强街88号院。

南强街起源于清初,街区建筑以清末民初老宅院落为主,区域内有典型地域历史意义的“一颗印、三坊一照壁、四马推车、四合一天井、四合五天井、六合同春”等传统民居代表性建筑。南强街与文明街历史文化片区共存于昆明古城范围内,这里曾经是珠宝、毡子、木材、竹器等行业的聚集地。随世事流转,又演变为城市餐饮和娱乐中心。

昆明伍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监姚骅说,南强街88号院是从2014年10月开始的,那时南强街还没有开街。当时,上演了云南艺术学院教师杨洋的话剧《问心》。后来,这部剧持续演出了好几年,上演了100多场。

当时,昆明伍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认为作为一条有历史沉淀的街区,需要有一个文化平台来彰显古街的文化特色,考察了很多小院子,后来选中了88号院。

为了打造好南强街88号院,公司还拜访了云南省京剧院,获得了云南省京剧院的支持。第一次在庭院剧场上演庭院版的折子戏,演了好几场。还做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,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。

南强街成立党支部后,党建题材也成了剧场的一项内容。为此,南强街党支部、开心蒙太奇剧组与剧场共同打造了党建题材的方言话剧《平凡》,获得了很大成功,演出了100多场。后来,又推出了第二部党建题材的方言话剧《初心》。“这种方言的庭院党建剧是我们的首创。”他说,剧中演员讲的是昆明话,以及云南各地的方言,形成了一个有特色党建活动。同时,还大力发扬本土戏剧滇剧,好几部滇剧都在这里做过演出。还做了一些文化交流演出方面的活动。

剧场自2014年10月开展演出及活动以来,已累计开展活动及演出五百余场,包括广受市场好评的话剧《问心》、青年先锋话剧《鼠辈》《高兴》、独幕戏剧《老爷太太回来了》、庭院历史话剧《明灭·滇都斜阳》、省京剧院副院长《朱福京剧专场》、省滇剧院国家一级演员《陈亚萍滇剧赏析会》、党政轻喜剧《平凡》、爱国主义话剧《我的闻先生》、非遗传承人《杨茂老师个人滇剧专场》、昆明市文化馆《滇韵觅踪》等剧目。


姚骅:

这是一个综合文化院落平台

“你们想把剧场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地方?”对于这个问题,姚骅说,剧场的目标是吸引和弘扬本土文化,支持本土团队进行演出,为他们提供演出平台。

目前,南强街88号剧场做了一个京剧影像馆,市民可以在里面拍京剧照。公司还准备邀请一些非遗传承人,在剧场开发一些文创产品,让更多的文化元素进入剧场。

“我觉得,它就是一个文化交流的载体。”他说,党建题材的剧目已经做得比较出色,下一步准备做一些茶文化活动。在88号院里,有戏剧、话剧、音乐会、非遗表演等,让它变成一个综合的文化院落平台。“通过剧场输出本土文化、昆明文化生活方式,这是我们的愿望,我们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在努力。”


马家大院

打造沉浸式体验话剧

热闹的钱王街上,人来人往。马家大院门前挂着两个红灯笼,外面摆放有近期演出安排《雷雨》、《霸王别姬》、《大嘴款昆明》等的海报,走过的市民、游客偶尔会停下来驻足观望、拍照。

大院为两层木楼房四合相通,中间一个200平方米的青石板天井,摆放着花草、石水缸,屋角还有4个小天井。建筑集木雕、石刻等工艺为一体,雕梁画栋,工艺精湛,是典型的“三坊一照壁”白族民居经典建筑。  

2016年,昆明老街文化艺术中心操盘,在马家大院上演了第一出戏。后来,国家一级编剧杨耀红,联合一批对话剧怀有虔诚之心的退休人员,开始了一次“玩票性质”的实验——打造实景体验话剧《雷雨》。根据马家大院百年老宅的布局构成,杨耀红进行了挑战,她力求改变镜框式舞台的演出方式,让剧情人物合理穿插在老宅中,大院的楼上楼下、走廊、房间,都是演员的表演区,观众观剧的时候,坐在大院天井的中央。冷不防,演员还会从观众身边走过。

舞美设计廖宇耕也进行了大胆实验。他在现场设置了一场人造雨,不管演出当天是晴是雨,都将会有一场“雷雨”从天而降,滴在观众身上、马家大院的青石板上。实景体验话剧《雷雨》聚集了大批“老戏骨”和“小鲜肉”。

杨耀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我想把自己当做一座桥,让观众通过这座桥,走进马家大院,走进这部经典话剧。”

从2021年1月开始,马家大院的管理方变成了云南大剧院有限公司。公司副总经理李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从接手到3月底,马家大院推出《雷雨》、《昆明老宅》、《牡丹亭》、《霸王别姬》、《脱口秀》、《大嘴款昆明》等剧目20余场。

4月14日,《雷雨》将迎来第一百场演出,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。李钢感叹说:“一部剧能够坚持4年多,还为观众所接受,还有一定的市场支撑,能做得下去,这是非常不容易的。”

“还有这样一群人,愿意投身到文化艺术实践活动中,我觉得这不仅是一种情怀,更是一种责任和担当。”李钢说。


李钢:

把庭院看成文化艺术交流的平台

对于庭院剧场的发展,李钢认为,要创新管理方法,不能按一个标准剧场来看待,标准剧场有严格的管理,比如座位数、疏散通道等。定义成剧场就把它的外延给缩小了,就限制了庭院剧场的发展。

“要敢于跳出庭院剧场本身来看它的运营,要敢于跨界。”他说,应该把庭院剧场当作一个文化艺术活动交流的平台,在这里可以探讨话剧怎么演,即兴表演怎么弄,针对青少年的文化艺术活动怎么设计,甚至书法、非遗艺术要怎么呈现,这些其实都是展现和发扬中国文化之美的。当然,还要考虑观众为什么要来,参与度和参与感对一个活动的成功与否很关键。

同时,还要拒绝同质化,一味地去模仿别人所谓的成功经验是不行的。要强调创新和自身的特色,因为艺术作品最怕的就是同质化。庭院是个概念,沉浸式演出也是一种表演方式,最后取决定性因素的还是内容。

另外,庭院剧场的发展,要和云南的旅游,以及昆明的发展、互联网进行深度融合,不能自说自话,需要强有力的产业和行业进行支撑。

“我对马家大院有三个定位。”李钢说,“做庭院沉静式体验戏剧的领导者,做文化艺术交流的平台,做都市人的心灵居所。把庭院剧场做成昆明的一个文化地标和一张文化名片,现在已经有了非常好的基础,只是还需要助力一把。如果能够如火如荼的做起来,有一波有共同志向的、有理想的人参与其中,可以形成具有昆明独特文化气质的庭院文化生态群落。”

来源:春城晚报

编辑 :吕江涛

文字校对:夏萃

初审 :田雪倩 

终审 :朱娜